纪要 | 古典学工作坊第一期:《左传》文献与《春秋》左氏学

发布时间:2017-11-08 | 作者:博雅学院


        
        2017
114日上午830分,古典学工作坊第一期在中山大学南校区241栋一楼举行,主题为“《左传》文献与《春秋》左氏学”。本次工作坊由中山大学博雅学院、古典学研究中心主办,由召集人李霖老师主持。福建师范大学陈殿,北京师范大学方韬,中国社会科学院郜同麟、林鹄,山东省图书馆金晓东,山东大学马清源,南京师范大学苏芃,浙江大学博士生王鹤,北京大学博士生肖潇,中山大学陈慧、冯茜、冯先思、李长春、黎汉基等14名学者出席了本次工作坊,分享有关《左传》研究的成果和心得。工作坊分为七个专题,先由七位引言人分享自己的心得,与会学者再就其发言内容展开讨论。
 



 

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所林鹄老师首先发表了题为《杜预春秋学新诠释》的报告。报告先回顾了清代以焦循为代表的经学家批评杜预曲学阿世,以及现代学界称赞杜预以“史”的眼光审阅《左传》的观点。但林鹄老师认为,杜预解读《左传》其实有自己的独立思考。为了证明这点,林老师从杜预以《左传》为圣经,以及他采用的经传内证、从赴说、阙文说、经传错谬说、不为义例说、其义未闻说等方式论证了杜预解读经传的原则,随后又通过杜预对弑君与心丧问题的讨论深化了杜预理论建构的过程。最后,林老师对清代乾嘉经学的研究方式作了反思,认为我们应当更多地关注杜预自身的学术逻辑。

林鹄老师的报告引起了大家的热烈讨论。与会学者各抒己见,讨论了我们今天应当持有怎样的态度研究经学,其中理性与价值、经学与现代实证史学的关系应当如何处理等问题。



    随后,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苏芃老师以《
左传“尔有母遗繄我独无”的断句问题》为题,运用传世文献、出土材料,以及古人、今人对相关问题的考释成果,具体讨论了“繄”字的异文、语法功能等问题。苏芃老师指出,“繄”字未必是发语词,而是句末语气词,“尔有母遗繄我独无”或当在“繄”后断句;同时,“繄”字可能与秦地方言“殹”有关,因此《左传》中的这段话或许经过了秦人转抄。



    在苏老师之后,北京大学中文系肖潇博士以《杜
预〈春秋经传集解〉中的无传之经》为题作了报告。报告首先论述了杜预对无传之经的认定,以及杜预注解无传之经时运用的方法,如以“通例”解、以别处经传所言史事解、以《公》《谷》说解、以为阙误等。之后肖博士进一步探讨了杜预处理具体经传时,其宣示立场与具体操作间的矛盾,展现了杜预《春秋经传集解》的复杂性。

肖博士发言后,大家就杜预的理论构建和他对实际文本注解间是否存在不自洽之处,以及我们对此应持的态度展开了讨论。随后讨论延伸至古今表达习惯的差异上,大家认为在研究中对现代用语和严密逻辑应保持谨慎。



    接着,山东省图书馆历史文献部金晓东老师以《刘师
培〈左传〉义例学研究》为题作了报告。金老师结合仪征刘氏《左传》家学的背景,讨论了刘师培这位清末民初的古文经学家在《左传》义例学方面做的考证古例、构建汉例体系、厘清杜学与汉学等工作,并点评了刘氏的成果与不足,归纳了刘学的特点及意义。



    第五位报告人是福建师范大学经学研究所陈殿老师。他的《杜预
春秋释例纲要》报告试图再现杜预释例的建构过程。报告先回顾了杜预了杜预提出的凡例、变例和非例的区分;接下来推测了杜预在具体经传文本中构造、丰富这套理论的方式;最后讨论杜预如何运用这套理论释读《春秋》、《左传》大义,展现了杜预的释例体系从搭建、丰富到运用的过程。



    之后,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所郜同麟老师
以《〈春秋经传集解〉异文集证(隐公篇)》为题,广泛收集了《左传》隐公部分经注与历代文献引文中的异文,并作了详尽的校勘和分析。郜老师认为,校勘学的意义并不局限于考订异同,在校勘过程中,还可以发现很多有关用字变化、文献流传、文体变革、思想流变的线索,这体现了不同时代人思维习惯的变化,同时也能指导进一步的深入研究。



    最后作报告的是山东大学儒学高等研究院博士后马清源老师。马老师以《“郊时之变”——宋代春秋学转变之一斑》为题,把经学家对鲁郊起源时间和鲁郊于一年中实行时间的解读作为切入点,展现了鲁郊问题的解读在宋代产生的新变化。马老师以为,这种解读的变化与宋儒对君臣大义的重视以及对周公圣人形象的理解紧密相关。而春秋学解经方式也发生了变化,即汉唐传统基于经学理论的解经方式逐渐让位于宋人文本化的机械理解。

马老师报告后,与会学者联系《鲁颂》和《春秋》对僖公的不同评价,对鲁郊问题作了更深入的交流。


 

    在最后总结时,李霖老师认为《春秋》左氏学在经学史上的重要意义仍有待发掘,与会学者不约而同地聚焦杜预、重视文献,实为左氏学研究的必由之路。此次工作坊形成了很多热烈的讨论,引出了若干重要议题,希望能对各自的研究起到促进作用。